最新文章 银戒一隅诗与天堂一个世界七情六欲
我喜欢文字,更喜欢写,所以即便是我没有再更新这博客了,我也没有放弃去写。然而,再看一看数据,17年08月至今,我写过的文字不出十篇。这于我来说,像是一种罪恶。我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为自己辩解,为自己的心…
这不是十一月 我已经习惯在染缸中睡眠 不会再对着夜练习发音 不再为了一个词语, 游离于梦的边缘。   或许,我也已经可以开口说话 说出狗,房屋 开端,结束 并轻而易举的说出过去和未来 悲伤不…
  • 银戒原创
所有人都在衰老,如同 绿色的原野上 一朵花期将至的 花在枯萎 湿润的土与跳动的水 没有理由不质疑: 是什么 使一朵春花衰老 没有回头的目光注意到 那挂在墙上的精灵 挣脱了方形圆框。 那初春掩盖着秋末 …
不,不必说话 我从记忆中找到你 又在记忆的毁灭中重逢 坐在这里,我们 应该对另一个我们 默哀
因为我没有哭,在我看来只有眼泪只有哭才是真正的悲伤。不是坚强的遇到生死离别已经没有了眼泪,而是我真的并不悲伤。在那一刹那间我只觉着有些胸闷,有些说不出话来。也许是因为她只是我父亲的母亲,也或许在我的记…
如同我厌倦我所生活的城市一样,曾经生活在P县的时候,向往着Q区,生活在了Q区又觉着没什么意思,向往着C市,现在到了C市,又觉着什么都没有意思,向往着其他地方。然而,说到底这终归是我精神不够自足呵。一个…
没有人知道,我 这五点零五分 经历了一场死别 我在梦中爱上一个人。 没有人, 需要为它哭泣或暂停。
别再叫我 疯子死了。 造就生命的灯桅 也造就了夜的死亡 别再叫我 疯子死了。 每一次肉体的寂寞 燃烧, 都化为更高的陷落。 夜啊,夜 你那般疼爱我, 我却盛装出席 鲜红色的葬礼 别再叫我 疯子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