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诗与天堂一个世界七情六欲翻译轻语读书
冰水,即是寒冷如冰的水。 众所周知,这样的水一般是夏天喝的。然而在我这儿,即便是冬天我也喝。但也因为是冬天,家里的饮水机虽然可以制冷,却不会用来制冷,因为除了我没人会喝。而我每天的饮水量又很少,用饮水…
脸在浴室的镜子里 有白色皱纹。 我洗了脸然后回到床上 明天要去看望我的母亲
一个季节造就一个二十八楼 两个入口释放一个归宿 归途无人,穿行的风停留 听:谁在失声痛哭?   衣摆飞舞。生锈的栏杆 沉默而巧妙的拒绝手指把玩 ——那登楼饮酒的人 绝非千年前当日的词人。 &…
诶!诶!诶! …… 不,别再叫我 我身上穿着衣服, 五颜六色的, 永远都潮湿的五颜六色 见一个人就换一件 我曾经尝试赤裸着 像尘埃一样轻 那让我难受,如同 被抛弃在一间黑色屋子中 的一个瓶子里。 那天…
我喜欢文字,更喜欢写,所以即便是我没有再更新这博客了,我也没有放弃去写。然而,再看一看数据,17年08月至今,我写过的文字不出十篇。这于我来说,像是一种罪恶。我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为自己辩解,为自己的心…
这不是十一月 我已经习惯在染缸中睡眠 不会再对着夜练习发音 不再为了一个词语, 游离于梦的边缘。   或许,我也已经可以开口说话 说出狗,房屋 开端,结束 并轻而易举的说出过去和未来 悲伤不…
所有人都在衰老,如同 绿色的原野上 一朵花期将至的 花在枯萎 湿润的土与跳动的水 没有理由不质疑: 是什么 使一朵春花衰老 没有回头的目光注意到 那挂在墙上的精灵 挣脱了方形圆框。 那初春掩盖着秋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