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

银戒 · 3月6日 · 2019年 · · 192次已读

夜里我梦见一首诗:
大雾 黄昏 森林 地平线。
我的角色是撒满种子
没有影子的笼子。

你像我给你的名字
——你在飞
——你要飞
——你还是要飞。

我在黎明思考这必然的形式
你就是我给你的名字:
飞鸟,飞鸟
——你还在飞

即便我愿意替你完成
所有还未开始的漂流
你也用羽毛紧贴我的骨头
甚至抵达血液不安的隐秘

可我在撕裂你的天空!
——你在飞
——你还在飞
——你还要飞

那些长在我骨头里的种子
也永远不会开花
即便那是老去的玫瑰笑着
留下的种子。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