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如果我死了,请记住我来过这个世界

银戒 · 2月7日 · 2019年 · · · 215次已读

 我忍着钻心的剧痛,想到了死。

十六岁,是个叛逆的年纪,厌世,厌物,厌人,厌这一切。我也厌,厌这一切,却不是年纪的原因。我是从心里厌这一切,我发誓我可以厌一辈子,所以不是年纪的原因。我有一双自认为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于是我看到我周围的一切都是假的,亲人,朋友,人……我想到人类为什么要有一张皮,是想遮住那团叫做心的肉,还是要遮住那骨头,这层皮很厉害。

有人说我幼稚,我说你没有经历过我说经历的,你就不要说我幼稚,那人便说你经历过什么,我一时无言,于是他又说他去过的地方,他见过的人比我走过的路都要多,于是我那自认为经过很多可以用来骄傲的资本成了废品。不知道是不是年龄的原因,或者是我将这个世界想的太昏暗,我自认为经历过的很多就是看穿了很多人情世故,看穿了很多眼神与嘴唇不符合的表情,这些让我感到心伤,感到我已经苍老了很多。我开始淡漠,使这一切都难入我的心,我没有想过什么地方有温热,这个地方也包括我的家。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或者是一种什么东西,虽然我看过巴金写的《家》,但是我还是不能体会,我认为我的一切都是从这个我感到陌生的地方开始的,包括我不完整的灵魂。有人说,家是一个避风的港湾,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因为这里不但避不了风,还充满了风雨雷电。我发誓这一切不是因为我十六岁,不是因为这个年龄充满了叛逆。

我感觉我就像一只受伤的小老虎,我已经不知道是哪个猎人,或者是哪个捕兽的工具将我伤的。我一直在马路上行走,摇摇欲坠,时不时再来点狂风,或者是暴雨。我已经失去了可以将人类赶走的本领,或者我是一只小老虎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本领。我会在一定世间内回到我的窝,有些迫切,也有些激动。回到窝后,他们看着我的伤口怒吼,再用武器将伤口扩大,发泄着他们想发泄的,最后再咬着我脖颈将我扔在一个地方,我想要离开,比回来时都要迫切,我想过死在马路上,死在狂奔中。

有一个人,他说我还不成熟,这个人,是我的哥哥。他对我说,川,你还不成熟,还没有长大。我呵呵一笑,并没有反驳。我想,其实世间每一个人,每走一步,都有领悟,都有一种成熟,只是那种成熟在别人的眼中只是一种幼稚,于是别人的成熟在你的眼中也只是一种幼稚而已。所以我不需要反驳。我想到语文老师安排的一篇作文:人生如……。我写的:人生如什么。因为我不知道人生如什么,有一个人曾经说过,一个人没有过一个年龄是不能谈人生的,所以我自认为我不能谈人生。不能谈人生,因此我还在幼稚。

与死神擦肩而过,那一刻我什么也没有想,我不知道我当时有没有恐惧,只是那一瞬间,我感觉很温暖,好像每次喝酒后想到家的那种感觉,那么温暖。那一刻,我看到我的眼前有一条很宽的路,什么都没有。我感觉踏上去,我会实现我的一切,只是我重重的摔在了路口。我不知道,过后是不是恐惧,我的全身开始发白,白的和一张纸差不多,当时我想倒下,我想倒下一切都解决了,于是我的双眼开始发黑,全身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冷冷的夜风让我感觉到温暖,最终我没有倒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倒下,或者是想着什么没有让我倒下。没有倒下,开始感觉到全身的疼痛,于是我想到了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那片刻温暖,我感到怀念,感到后悔,那条路我为何没有踏上去。接下来开始与疼痛挣扎,伤了一条腿,我有点怀疑,为何没有死,却只伤到了一条腿,死了就是全身都伤了,但是那一丁点的距离,却只让我伤了一条腿,我在怀疑这种分配比例,就好像每次我去食堂,排了三十分钟的队,却只吃了五分钟的饭。

虽然与死神擦肩而过,虽然看到了那条路,虽然感觉到了那里的温暖,只是最后我活了。我不知道我该换上一副如何的表情,清醒的感受着疼痛的清晰,钻心刺骨。还等着他们的训斥,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仿佛一个沉重的包袱挎在了他们身上。我没有感到庆幸,身上的疼痛远远赶不上这种训斥。我在想我为什么还没有死,我在想今后几天我如何去死,心里有放不下的,却早该放下了。

记于2014年07月26日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