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旅行

银戒 · 1月28日 · 2019年 · · · · 266次已读

纪德说过,离开你的家,离开你熟悉和熟悉你的地方。这不是原文,而是我理解后的复述,因此我理解为这是意味着灵魂不愿腐朽。于是我一直在幻想着离开,幻想着新的生活环境,甚至只是一场旅行,我深知我必须如此。

我已经开始听不到生命底的声音,看不见生活其它的颜色,我在腐烂。

如是,这场旅行开始了,虽然我没有什么准备。然而这终至于让我明白,生活或者说生命的行程不会如预想的那样,是有时间来准备的。

我选择了新疆,这对于我来说是个特殊的地方,因为这里有我的童年。关于童年的重要,我已经在很多篇文章中提及过,所以这里便不再多说了。这里需要补充的是,我的家乡并不在这里,但是我有一种错觉。这错觉是我感觉到我的一生是从这里开始的,也就是在这一片沙漠中开始的。这绝对不是我故作伤感,而是确切如此,想必也是因为这里有我的童年的缘故。
十年前我从这里离开,十年后我再次回到了这里。不,准确的说是回归,因为我有这种错觉。

我现在所居住的地方已经不是十年前所居住的地方了,然而一样到处是沙漠,到处都是白杨。只是这无关紧要,一踏上这片土地我就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不是因为我的父母在这里,那种感觉像是我的生命回到了它真正的家。或者也可以这样说,我们的生命都在漂泊,都在寻找,寻找属于生命的真正的家,而我这具躯壳下的生命的家,在沙漠中。

我们的生命在漂泊,他需要安息。

我回到了新疆,在来的路上有很多人问我,去哪里。我说,新疆。他们听了又问,去干什么。我回,旅游。他们听了都感觉到很惊讶,说,旅游的话不应该到新疆。随后他们又举了一连串的地名,说旅游的话应该去这里那里。

我知道他们的意思—-新疆不是一个旅游的地方,第一太阳大,第二全是沙漠。却也如此,我坐车一路过来,很多人都是来新疆的,但不是来玩的,而是来赚钱的。因为气候与地理位置,这里可以说是人间地狱,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赚钱的天堂。

此刻,我突然觉得用旅游来形容我的这次行程颇有不妥了。然而,又怎么说呢?难道我说我是来寻找自己的?我说我厌倦了喧嚣的城市,喜欢这荒凉的沙漠?

那这肯定会引来很多人的耻笑,甚至当我是神经病了。

我永远都铭记着我哥对我说的一句话,如今那已是遗言了:要时刻保持清醒,不要迷失了自己。而我一直认为,喧嚣的地方容易迷失。

无论如何,这场旅程已经开始了,我一直奉行一句话:每一次出走,都要改变。这一次我会变成什么模样?会不会找到自己?我很期待。

最后附上开头的纪德原文:奈带奈蔼,别停留在与你相似的周遭;永远别停留,奈带奈蔼。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