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感想

银戒 · 1月21日 · 2019年 · · · · 185次已读

前几日与朋友去一家饭馆吃饭,那饭馆因跻身在离我宿舍较远的一条小吃街上,所以一直听朋友说起那里的吃食很好吃,却从没有去过。那天因为回宿舍的时间尚早,又问起朋友那里主要有什么好吃的,朋友答:拉面。熟知我饮食习惯的人就知道我极其喜欢吃面食,便跟着去了。

全程估摸着走了二十分钟的路,就到了朋友说的那家饭馆的门口。我在外面一看“兰州拉面”四个大字赫然其上,门口两边还分别挂着一块木牌,上面主要写的什么没注意(想来应当是对联),但右边那块木牌的最下边的两行小字倒引起了我的注视。这两行小字上面写的是“清真”,下面写了一串我看不懂的维语。这两行字让我注意是因为我曾去过新疆,我知道这两行字代表着一种教派或者说是信仰。当时我想的是在这么一个闹市,难不成还有什么信教的人?

当然,我还想了其他的。我跟朋友还在路上的时候就在想既然是拉面,那么肯定不是正宗的。吃过拉面的都知道,这面只有在甘肃至新疆一带的餐馆做出来的(我所知的是这两个地方)才算是正宗的,而我这是在重庆。这就等于鸡杂一样,我曾经在黔江生活过三年,熟知黔江的人都知道黔江最出名的是鸡杂。提到黔江,必说鸡杂,据说黔江还为此申请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我曾经就很喜欢吃这鸡杂,到了重庆吃饭,一看菜单,重庆也有鸡杂,但一吃就吃不下去了。那和黔江的比简直就不叫鸡杂。我说这么大半天就是想说,我除了想到那餐馆里有信教的人以外,还想到了吃的一方面。就是说我在路上的时候想的是这家饭馆的拉面肯定不正宗,可是当我看到那两行字的时候,就改变了这样的想法。我想到这家饭馆的拉面应该很正宗。因为,写了“清真”还写了一大串维语的店主肯定不是本地人。

我看完木牌又往里面瞅去,两排桌椅,一排四张,除了一张上面只坐有一个人,其他全满了。我们一行三人就走进去,招待我们的是个中年男人,我一看就知道还真不是本地人。我和朋友各点一份拉面就坐下了。照朋友说是先喝点汤等着,就各拿一只碗里面放点葱花,汤装在一只茶壶里(要说我还真没见过这么装汤的),我们提起就倒着喝。我一喝,还挺好喝的,不知道是什么肉汤。我当时想的是最好多喝几碗,不过三碗一喝就觉得索然无味了。可是这时候面还没来,要知道虽说才喝三碗汤,但已经过了十多分钟啊。我就问朋友,要等多久。朋友说,那还没成。我说为嘛。他说,拉面人家得给你当场拉啊。我说,他就不事先拉好了。我朋友说,肯定不啊,我们这还算幸运的,人家一天不卖多少,有时候你来都没有了。我嬉皮笑脸的回答道,还限量的。

果然,后续又有不少人来说是要吃拉面,但店主说,没有,今天不卖了。当时我是有些感触的。你说啊,为嘛就不事先拉好了,你怕耗力,你可以用机器啊。这个时代包子有机器,面条有机器,饺子有机器,难不成拉面就没有机器。人家都用机器,你为嘛不用,你如果用机器了,一天赚的钱估计得翻两倍。

这里需要补充的是,我说那店主不用机器不是埋怨他,我是想说他傻,说他不会用机器(不只他,还包括那些所有还用手工拉面的人)。不过说真的,我不喜欢吃机器做的。就拿宿舍门口那包子来说,虽然长的漂亮,但还没我乡下人工做的,长得奇形怪状的包子好吃。所以说我不是埋怨他,我是想说他傻,我还想说有些时候还是需要一些傻的人的,这些傻的人可以帮一些聪明的人留住一些东西。

总之那碗拉面我大概是等了半个小时,邻桌的人都换了两桌。那半个小时里我一边小口喝汤,一边四处乱瞟,最后将那餐馆记下的差不多了。我坐的那地儿离厨房最近,厨房没有门,只有一个门槛,门槛上面写了几个字:本店清真,谢绝饮酒。再往里面看,一个中年女人站在锅前煮面,头上包着头巾,穿的是那种少数民族的服饰,还系了条围裙。她时不时的转过来一下,我看了看,是维族人。然后看的是墙壁,两面白色墙壁各贴着一张大大的菜单,左边一张全是面食或者饭,右边一张全是菜。引起我注意的是右边一张,准确的说是右边一张那下面的几个蓝色大字:本店信奉伊斯兰教,外菜莫入。

到此,我的两个想法都得到证实了,这家店还真信教,信奉伊斯兰教。店主、包括打杂的都是信徒(看衣着装扮)。当我证实这个想法的时候心里就感觉到了惊奇,因为经过我一路走过来的观察,这条街上只有这么一家信教的,准确的说就是只有这么一家吃饭行事还有禁忌的。我这么说可能还不能表达我真实的想法,直白点说就是,在这样一条所有门面开着都是为了赚钱的街上,竟然还有这么一家开门赚钱却禁忌着什么,因而将钱拒之于门外的饭馆。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饭馆不先说它的饭菜好不好吃,如果什么菜都有的话,而且还供应酒水,那么可以额外赚多少钱?何况,这家饭馆的饭菜还不赖。然而,这禁忌竟然还是因为看不见摸不着,用有些人的话来说就是什么用都没有的宗教信仰。

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了,其实我还可以再说直白一点,就是这个时代竟然还有人为了虚无的信仰而放弃赚钱的人。只是说到这里就应该打住了,免得有人说我愤世嫉俗,我不是这种人。

当然,像这样的饭馆其实在甘肃到新疆一带是很常见的,不值得惊奇和说这么一大堆。但是你如果习惯了在没有这样的饭馆的大街上生活,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家饭馆,你肯定也会觉得惊奇,肯定也会说这么一大堆。不过据我所知,在那些地方,往往有几家饭馆墙壁上写着同样的字,吃饭的人手里可是端着酒杯的。

这里还需要补充的是,上面所提到的那句“本店信奉伊斯兰教,外菜莫入。”的话,我曾经看见过不少类似的话,是这么写的:“本店店小利薄,外菜莫入(勿自带酒水)”。

后来在等拉面的时候,我再看来那个回打杂和煮面的人,就像蚂蚁看着大象一样,心里的感觉换成了害怕。因为在我的认知中,那些有着什么信仰的人都是一些狂热分子,往往有着狂热的思想,还会做一些狂热的举动。我害怕我一不小心做错了什么,违了他们的信仰。这我是深有体会,小时候我对一个不知道信了什么而不能吃猪肉的同学说了一句吃猪肉,就被打了一顿。上次去新疆,我随意坐在一个维族人身上(那维族人和我很谈的来),那维族人就像我身上有炸弹一样,立马把我推了下去,还很严肃的用生硬的汉语对我说:“要不看是你,我一定打你。”我说:“为什么?。”他说:“我们的膝盖只有妈妈和老婆能坐。”我又问为什么他就闭口不言,不过我看他那样子真的是气炸了。当然,这其实也是怪我孤陋寡闻,不知道人家的信仰该忌讳些什么,也就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再回到我等面的时候上去。当时我一害怕起来,再喝汤的时候都有点不自然了。然而,我也知道,我是不至于这么怕的。我第一没喝酒(他也没酒卖),第二没点什么外菜,第三我也不和他说话。就算我违了什么,这么个法治社会,纵目睽睽之下,他还能打我?他要是真打我了,饭馆都肯定开不了–我相信他会怕这个。可是,我就觉得我应该害怕,从心里这样觉得。因为我遇到了一种坚持害怕虚无–他们称之为信仰–的人,所以我应该害怕。

信仰这个词从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开始,我就一直在想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古往今来为之而死而疯狂的人不计其数,它究竟是什么。然而,直到今天我也没能搞得清楚。不过它在我的心底越来越神圣起来,甚至包括那些害怕,或者说是坚持信仰的人。在我的心底他们同信仰一样神圣。这样一说下来,我就可以为害怕换一个准确点的词了,是敬畏。我敬畏那煮面和打杂的人,我敬畏那些坚持信仰的人。

到此,这篇感想就完了。

最后我还需要补充的是,这篇感想的题目原本是取名叫感想,但后来我改为了一些感想,就是说这篇文字包含了很多感想。比如说关于拉面正宗不正宗的感想,比如说喝汤的感想,比如说用机器做拉面的感想,再比如说关于信仰的感想等等。

其实按照最开始取题为感想来说,我只是想谈谈信仰和坚持,最后总结起来就是说要坚持信仰。但是我觉得太不妥了。第一、我搞不清楚信仰是什么东西。第二、因为我不知道信仰是什么东西就不知道他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所以没法给坚持信仰这个观点给予很多强力的说明。虽然我知道有不少人说信仰是精神方面的,坚持信仰会使精神得到丰富,会拥有更好的生活,我也可以这么扯出一大篇来。但我昨天又看到一则新闻,说是几名当红女主播直播撕书,边撕还边说,史玉柱是谁啊,长这么丑怎么能看得下去,不撕留着何用。还说,我不看书照样生活的很好等等之类的话。其实这些话总的来说就是用来反驳那些说什么多读书就会怎么样怎么样的话,但照这女主播看来,不读书也会生活的很好。书这东西,一般都说是精神食粮,再按照上面那对信仰的解释,书和信仰应当拥有同样的性质。从一方面来说,书还比信仰实在一些,因为看得见摸得着。可是人家连书都撕了,又怎么还会来听你的坚持信仰怎么怎么样之类的话,所以我在这就没说了。这就是我想要补充的。

(记于:2017/1/12)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