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的夜

银戒 · 1月21日 · 2019年 · · · · 252次已读

你知道迷离的夜吗,不是酒吧中红蓝黄的灯光交错下的纸醉金迷,也不是死亡音乐中男女颓靡的缠绵,而是你站在深夜的阳台上一眼看出去,什么也没有。或者,在那个被我们称作心脏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我最近迷上了一首歌,不,准确的说应该只是其中的一句歌词: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我听见有人欢笑/有人哭泣/早习惯穿梭在充满诱惑的黑夜/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有没有人告诉你》——一首很老的情歌。但我迷上它并非因为爱情,我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没有资格谈论爱情的,只是它仍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不是爱情的爱情故事。

那年,我十二。对,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她是隔壁家的姑娘,一个肉肉的,眼睛小小的姑娘。我们两家相隔的距离就仅仅是一个阳台。那时候我常常和她一起坐在黑夜中各家的阳台上,我们谁都不说话,但我们知道对方的存在,夜很静,我们甚至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记不起是哪一天晚上了,我笑着说,我给你放一首歌吧。她说,放呗。于是我就放了这首歌,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并不是想给她放一首歌,我只是想对她说:有没有人告诉你/我很爱你。

后来呢,我们听完那首歌就互道晚安回房了,再后来也就没有后来了。如今我们也已经失联了,QQ号,电话号码都没有了。也或者开始是有的,但换号了,QQ呢,因为没有打备注,又习惯换网名,好友列表中的名字也越来越多,便找不到了,也许是哪一天已经删了。我有时候在想,现下人的关系真的很脆弱,并非人心,而是无论什么人,其实相互之间连接着的就只是一串又一串的数字,有一天那个数字消失了那个人也就消失了。当然,我和她还是邻居,每年过年回家的时候还可以见上一面,但我们都不会说太多的话,也不会像那时候一样,在深夜中坐在各自家的阳台上听对方的呼吸。我知道,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路,而在这条路上,无论是驿站还是终点,都不会是深夜中静到可以听到呼吸的阳台。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我听见有人欢笑/有人哭泣/早习惯穿梭在充满诱惑的黑夜/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我说过,我迷上这句歌词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迷离的夜。迷离的夜属于城市的夜,迷离的夜就是你站在深夜的阳台上一眼看出去,什么也没有,而那个被称作心脏的地方,空空的。

这个时代,或者说生活的节奏总是很快,有时候,甚至快到无法呼吸。我们每天都在不停的走路,不停的做事。等到自己终于可以停下来的时候,回想自己这一天走了多少路,坐了什么事,却什么也想不起。我习惯写日记,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是今天,我日记本新的一页上也只是写着四个字:很累,无记!

我每天都很累,那我应该做了很多事,但是我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做了很多事却是无记,是累的没话说了吗?

不,是因为“做很多事”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生活,也或者说成是“做很多事”就是生活。而我的日记本上每天都应该记下新的经历,而不是昨天有,今天有,明天还是会有的“做很多事”的生活。

可悲吗?有时候,我甚至只在日记本上写下两个字:重复。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我听见有人欢笑/有人哭泣/早习惯穿梭在充满诱惑的黑夜/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那时候,你站在深夜中的阳台上,你想你应该静一静,你应该想一些事,你记忆中的事。或者当下的事,你做了什么,你应该做什么,你为什么去做。更或者应该想一个人,自己,或者是那个记忆中无法擦除的人。然而什么也没有,空的,一切都是空的。最后,你木然的回到床上,去翻看一串又一串的数字,直到呼吸均匀。

你看见过迷离的夜吗,是你站在深夜中的阳台上,一眼看出去,没有月,没有星星。只有一座座高高的建筑物,但建筑物也是看不清楚的,它们有的笼罩在灰白色的夜雾中,有的笼罩在夜雾和红黄蓝光雾的交错中。这时候,那个被称作心脏的地方,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