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与同化

银戒 · 1月13日 · 2019年 · · · ·

冰水,即是寒冷如冰的水。

众所周知,这样的水一般是夏天喝的。然而在我这儿,即便是冬天我也喝。但也因为是冬天,家里的饮水机虽然可以制冷,却不会用来制冷,因为除了我没人会喝。而我每天的饮水量又很少,用饮水机的话算是浪费电,所以这时候我要喝冰水是需要经过几道手续的。这样的手续是首先在想要喝的时候将水用杯子接着,然后放进冰箱的急冻室(因为冰箱的电源是二十四小时开着的,所以不存在浪费电这一说),再然后大约十分钟之后取出来,上面已经浮了一层冰渣子了,最后就是喝。我喝的时候还不是那种小口小口的呡着喝,而是大口大口的喝,喝完之后吸一口风,牙齿的疼无法形容。

这里需要补充的是,我在这里说这些并不是在夸耀我的身体如何如何的好,可以在大冬天喝着寒冷如冰的水。相反的,在周围的人当中我身体算是最不好的了,这个冬天还没有真正的进入冬天,我就已经感冒过很多次了。而且还不仅仅是冬天会感冒,夏天也会感冒。每次出门的时候随手备一包纸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因为感冒常常突如其来,鼻涕会像清水一样直流。不过,在这里我突然想到了我小时候下着大雪还喜欢穿着拖鞋吃着雪糕,也许我有什么反人类的嗜好也说不定哈。

当然,以上一大段纯属是因为我想要说那些话,虽说是有点儿占篇幅的嫌疑,但我个人认为,写文章嘛,就跟说话一样。到了要说那句话的时候你不说出来,憋着,心里不仅不爽,还会觉得是种遗憾,一种会持续很久的遗憾。

好了,回到正题上。其实我喜欢在冬天喝冰水我想是因为我抽烟的缘故。其他人我不知道,但对于我来说烟瘾最可怕的地方不是有什么真正可怕的瘾,而是嗓子。每次烟瘾袭来的时候嗓子会特别的难受,那种感觉说不出来,这时候就需要抽烟,用烟的辛辣来安抚那种感觉。我称之为刺激,也就是去刺激喉咙,将那种感觉除掉。而我知道抽烟是不好的,抽太多了也不好,于是我会用冰水代替香烟去刺激喉咙。

这里需要说的是,如果仅仅是为了解决烟瘾那这篇文字就没必要写了,因为这没什么好说的。而我写文章有个习惯,不是发现了点儿什么有意思的是不会动笔的。因此这里肯定应当延伸出来有点儿意思的东西,那我喝冰水的原因就不仅仅是为了解决烟瘾了,还有其他的,比如说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

在至今的这很长一段时间里,可以这么说,我的生活状态都是混浊的。虽然我每天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将要做什么,但总会有一种迷迷糊糊的感觉,像是被一层膜罩起来了一样。

当然,其实说到底这也没什么。因为我的生活状态虽然是混浊的,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做得也很好。所以无论怎样的混浊,这并不会影响我的生活。既然不会影响我的生活,那这混浊的感觉可以说是无所谓的。但从另一个我来说,我是指的喜欢写诗的那个我,这是可怕的。

如果有人问我,一首诗最重要的成因是什么,那我一定会回答是感觉。对外界,对周遭的一切,对自然的感觉。这些感觉会激发一个人的想象力,唤醒一个人脑海中的句子和词语还有思考。而混浊的我则直接导致了我失去这一切,所有的事物,所有的人,所有当初刻骨铭心的情感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感觉了。我就像一潭不起涟漪的死水,像一具失去了感知能力的行尸走肉,这对于写诗的那个我来说是最为致命的。

于是,我想要破了那混浊的的膜,我大口大口的喝冰水,我买很多很多的书,去刺激自己,想让自己保持清醒,唤醒自己的思考能力。

但收效甚微。

我可怕的想到了同化这个词,想到了生活使一个人对自己感到陌生的唯一的不可抵挡的手段:同化。

有时候我认为自己在这残酷的生活中是幸运的,因为我能写诗。这意味着我和常人不同,我对一切事物保持着热诚,保持着真切的感知,还有深刻的情感。这对于我来说,是足够幸福的一件事。但如今我失去这能力了。我在同化,在对自己感到陌生,最后甚至再也找不到自己。

如果你也是一生都在想着逃离出同化这样的运行轨迹的人,你应该会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甚至是绝望的事情。

想想,这其实也是生活的手段罢。那时候天真的认为一个人无论如何都肯定不会丢了自己,都肯定会活成自己想要活的那个样子,因为毕竟怎么活这个问题的绝对主导权是在自己手中的。但其实不是。我只要想活着,而且是靠自己也只能是靠自己独立的活着,就必定会让自己陷入混浊,而且还不是短暂的,是长时间的。就这样慢慢的,什么诗、什么自己都会没有的。而最后,那个自己也绝不是自己想要活成的那个自己。

最后,需要补充的是,关于刺激我还想到了其他的。在有一段时间里,我极其的怀念哭泣的感觉,因此我去翻看以前那些让自己哭的小说、电影来刺激自己,但也都收效甚微。第一次第二次的那些感觉都找不到了。现在想想,其实不是小说或者电影不好看了,也不是自己长大了,而是同化于我,其实早就开始了。在我认为自己势必会逃离这一切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