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文字,更喜欢写,所以即便是我没有再更新这博客了,我也没有放弃去写。然而,再看一看数据,17年08月至今,我写过的文字不出十篇。这于我来说,像是一种罪恶。我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为自己辩解,为自己的心…
无题 文/北岛 把手伸给我 让我那肩头挡住的世界 不再打扰你 假如爱不是遗忘的话 苦难也不是记忆 记住我的话吧 一切都不会过去 即使只有最后一颗白杨树 像没有铭刻的墓碑 在路的尽头耸立 落叶也会说话 …
食指的诗 《还是干脆忘掉她吧》 还是干脆忘掉她吧, 乞丐寻不到人间的温存, 我清楚地看到未来, 漂泊才是命运的女神。 眼泪可是最贴心的爱人, 就象露珠亲吻着花唇, 苦涩里流露着浸泌的甘美, 甘美寻不到…
佛语 我穷 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痛哭 我的职业是固定的 固定地坐在那 坐一千年 来学习那种最富有的笑容 还要微妙地伸出手去 好像把什么交给了人类 我不知道能给什么 甚至也不想得到 我只想保存自己的泪水 保…
  柏桦诗两首 《饮酒人》 房间里一片酒的空气 饮酒人面貌掷地有声   他就要绞死自己了 正昂起白玉般的颈子   酒杯里发出血液的歌唱啊 酒杯里荡着自由的亡灵  …
无法提供摘要。这是一篇受保护的文章。
《我如此地害怕说话》 里尔克 他们把一切和盘托出: 这个叫做狗,那个叫做房屋, 这个是开始,那个是结束。 我怕人的聪明,人的讥诮, 过去和未来, 他们似乎全部知道; 没有哪座山再令他们感觉好奇, 他们…
《你要是在麦田里遇见我》  罗伯特.彭斯 这里不是家 你却是生长根茎的影子 习惯把自己养在金黄的梦里 我在你的世界练习降落 不谈金钱 权利和性 只开着一扇干净的窗户 折射低飞的阳光 我们成了假模假式中…
首先我需要解释一下这个网站的域名,因为它带有特殊的含义。网站的域名是”inacorner”,隔开一点就是这样”in a corner”。这里我需要声明的…
  • 银戒原创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