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末日……来临,我……要破……处。 “你说什么?大声点!” “我说,如果,世界末日……来……来了,我……我要……破处!” 1 我死了。 灵堂设在客厅,躺在棺材中的我身穿黑色正装,头发被入…
1 “冬意,我恐惧黑夜!”我看着冬意的侧脸,对他说道。 今天冬意再次约我在这里看海,我决定将这个秘密告诉他。 我恐惧黑夜,这是我的一个秘密,我不敢对任何人说,因为我害怕他们耻笑我。恐惧黑夜的人只有小孩…
1 我厌恶这一切,不,更准确的来说是恨。对,是恨,是痛恨这一切。这是一种从心底生出继而流遍全身的痛恨。骨子里,骨髓里…… 我可以保证,如果此刻你能看到我的双眼,你一定会感觉到恐惧,因为它充斥着仇恨的血…
  1 这是中午,天上挂着猛烈的太阳。如果此刻你经过三环路路口,就会看见一个穿着酒红色风衣的人正愣愣的仰望着天空,向着太阳的那个方向,而周围是穿行不绝的车。 这个人就是我。 因为这阳光,我听…
正梁的一双大手很灵活,一把宽大且重的篾刀不停地从他的左手转到右手,锋利的刀刃飞快地从他手指过到手心,再从手心过到手指,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大篾刀也像是和他的手连成了一体。 左手中的蔑片很短,…
如今我总结出来,老太婆的出现充满了神秘感和戏剧性。所以我想不到什么题目可以代表这个故事。 老太婆出现的时间,不,或者说是人们注意到她的时间是在一个天还没亮的早上,地点是离“板栗鸡”酒店不远的垃圾桶旁边…
屋顶漏水,白色的墙灰被泡地发胀,像是从水底打捞出来的死人的皮。我狠狠地将手机扔上去,尖锐的棱角瞬间撞破那层人皮,露出了已经发黑的尸体。然而,那些人皮又疯狂地向我飞来,死死地粘住我的眼睛、我的嘴巴,最后…
名叫西丰苑的小区里,其实只有一栋楼,楼的左边是花园,右边是停车场,有保安室和拦车杆。楼一共分为七层,阳台开在正前方,每一层阳台上开有两个门。楼房建立时期年代久远,正前方的天蓝色瓷砖已经成为灰蓝色,再看…
“我曾经是一个拳王,我从来没有输过!”老人对我说。 顿了顿,他又说道:”我一直都是一个拳王。” 我坐在灰色的水泥地上看着老人,他说出这两句话的时候,布满…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