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 文/银戒 一把糖 在列车上, 我摸出了一把幸福, 放在一个孩子的手上 那一瞬间, 稚嫩的阳光盛开的那一瞬间 一切都是那么简单。 止步 总有些什么需要你停下, 不去推开遮住她的门 或者,仅一眼就 …
醒来! 是,我不会再睡了 梦中不会有别的路可走 虽然我痴迷昨日的黄昏, 以及黄昏中打坐的人 打坐的人的梦中的世界。   我需要太阳 我是一个女人孤独的时候 洒下的水和土, 我必须生活在大地上…
这是凌晨两点的夜 文/银戒 这是凌晨两点的夜 呼吸 沉睡 梦 逃脱的水滴 沿着冰冷的铁管行走: 停下 走,走 停下…… 永远、来回行驶   汽车 机器 气象 这是凌晨两点的夜 雷和风声奔跑而…
你说,别去想明天 我们拥有太多时间 你说,别去想明天 我们是生活在今天 看到路口的路标时 很明显你慌了手脚 这永远是一个悖论 我们不是活在明天?
今夜–世纪尽头,我是 如此的悲伤 如此的极度的­­­­ 思念一个荒芜的地名   一个世纪其实有三万个时日 但白鸽没有再纠缠 天空。铁线代替了 心脏的位置 我的日子也就越过越短。 …
那个女人的血液源于天国 那个女人的体内藏着金色石头 那个女人的容颜无法窥探 那个女人无数次气息衰弱, 又无数次在透明的手掌中重生   那个女人躺在白色的床上 耀眼的光晕下:乳房 肚子, 所有…
历史 昏暗的灯光下, 在美人的脸上 无数眉笔描了又描   终于, 美人穿起了红嫁衣。 启程的花轿, 方向是村口的私塾。   树的断想 关于沙漠中的树 都是这么想: 那是棵多余的树。…
旗帜在那里倒下 荒草刺破纱布 勋章丢进熔炉 模板压制出白色硬币 那条荒了的路   灯盏寂寞着熄灭 煤油在等待中蒸发 那些人举起酒杯 霓虹灯下谈笑风生 那条荒了的路   射箭的人已经…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