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或者不来,我都是我

终其一生,我寻找的不过是自己

info info
银戒|一隅

世界虽大,我只求一隅

这是凌晨两点的夜

    这是凌晨两点的夜 文/银戒 这是凌晨两点的夜 呼吸 沉睡 梦 逃脱的水滴 沿着冰冷的铁管行走: 停下 走,走 停下…… 永远、来回行驶   汽车 机器 气象 这是凌晨两点的夜 雷和风声奔跑而过 灯光照亮了月亮 一个世界其实有两个 一个人可以活成两个。 ……

我走过了一个世纪

    今夜–世纪尽头,我是 如此的悲伤 如此的极度的­­­­ 思念一个荒芜的地名   一个世纪其实有三万个时日 但白鸽没有再纠缠 天空。铁线代替了 心脏的位置 我的日子也就越过越短。 可是眼泪再也没有时间了 甚至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