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或者不来,我都是我

终其一生,我寻找的不过是自己

info info
银戒|一隅

世界虽大,我只求一隅

聆听诗歌电台

        《聆听诗歌电台》 文/银戒 一首诗的声音开启一个时间 无名人的胸腔中躺着世界 背道而驰。   一个声音轻声的问:“ 是不是······那个世界?”   不,我曾经对此极尽幻想 到头来却没有词语, 没有虚无的实体描绘   而 ……

我失去了声音

      我失去了声音 我再也说不出一句拥有实体的话 它们不经孕育就降生—— 一降生就像没有一样轻盈 我不得不保持沉默如同一个哑巴 还要在角落中站成一座雕塑, 庄严而又空虚。   我失去了声音 我忘记了所有词语的投影 它们被另一种杂伪的颜色所替代 在夜里,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