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或者不来,我都是我

终其一生,我寻找的不过是自己

info info
银戒|一隅

世界虽大,我只求一隅

所有人都在衰老

    所有人都在衰老,如同 绿色的原野上 一朵花期将至的 花在枯萎 湿润的土与跳动的水 没有理由不质疑: 是什么 使一朵春花衰老 没有回头的目光注意到 那挂在墙上的精灵 挣脱了方形圆框。 那初春掩盖着秋末 狂欢暗藏着死亡。

我们不说话

    不,不必说话
    我从记忆中找到你
    又在记忆的毁灭中重逢
    坐在这里,我们
    应该对另一个我们
    默哀…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