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或者不来,我都是我

终其一生,我寻找的不过是自己

info info
银戒|一隅

世界虽大,我只求一隅

叶签随想

    喜欢看书,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每次都不喜欢将书一页一页的翻到上次合上的地方。因是爱书之人,再加上买每本书的钱又是自己苦受饥饿攒下来的,对书更是万般疼爱,不忍在书上留下丁点痕迹。于是想到了书签。 书签最易制作,只要能夹在书中以作记号,万物皆可。但源于自己对书的疼 ……

迷离的夜

    你知道迷离的夜吗,不是酒吧中红蓝黄的灯光交错下的纸醉金迷,也不是死亡音乐中男女颓靡的缠绵,而是你站在深夜的阳台上一眼看出去,什么也没有。或者,在那个被我们称作心脏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我最近迷上了一首歌,不,准确的说应该只是其中的一句歌词: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 ……

养蜂人

    我还未出生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后来,爷爷的哥哥代替了我心目中爷爷的形象,他就是养蜂人。 我从小在新疆长大,八岁时才回到老家——樱桃村。那天到家时天已黑尽,连着坐了五天五夜的车,已极其疲惫,爷爷用稻草制地床刚一铺好,我立马倒头就睡。睡到深夜,耳垂处一阵剧痛将我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