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或者不来,我都是我

终其一生,我寻找的不过是自己

info info
银戒|一隅

世界虽大,我只求一隅

我并不悲伤。

    因为我没有哭,在我看来只有眼泪只有哭才是真正的悲伤。不是坚强的遇到生死离别已经没有了眼泪,而是我真的并不悲伤。在那一刹那间我只觉着有些胸闷,有些说不出话来。也许是因为她只是我父亲的母亲,也或许在我的记忆中她于我只是一个守家的老人,我一直在走离家,在走,不停地,这让她的一切在我的记忆中只是剩下一道虚影。即便,她曾经守着我长大。

到哪儿,都是“单机”

    如同我厌倦我所生活的城市一样,曾经生活在P县的时候,向往着Q区,生活在了Q区又觉着没什么意思,向往着C市,现在到了C市,又觉着什么都没有意思,向往着其他地方。然而,说到底这终归是我精神不够自足呵。一个人打游戏没意思,又不喜欢“开黑组队”,到哪儿都成了“单机”,自然一切都索然无味。…

不是巴黎不快乐

    可是,她之后又还了我一套书。她什么也不想欠我。

    丫头离开了,很多次都想要离开,都被我拉回来了。但这次没有,是永远的离开了。我的生命中,她再也不会出现了。

    那句书中的话,我没有对她说,我想在这里说完,但不是原话:不是巴黎不快乐,而是你没有回来。

    然而,真的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又是不是爱?…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