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世纪尽头,我是

如此的悲伤

如此的极度的­­­­

思念一个荒芜的地名

 

一个世纪其实有三万个时日

但白鸽没有再纠缠

天空。铁线代替了

心脏的位置

我的日子也就越过越短。

可是眼泪再也没有时间了

甚至连时间也好像没有时间了

 

在这个世纪中,

我没有再为一个脚印而黯然

无论是向前的,还是

向后的。

没有一次狂欢可以使我狂欢

没有一句话被说出了还存在

一切都没有时间了

 

我是如此的渴望着一个等待

我无数次想要去喝一次酒

邀请上世界所有的人

或者赊下世界所有的酒

站在天空的上面向下倾倒

所有的人,所有的事物

都需要暂停,都需要醉一次

 

不,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徒劳的叙述

我只是想说我的悲伤  我的悲伤

如同一个人站在急速的雨中,

雨水封住了他的吼:

“请-请-请为我-保存

一个-一个叫广场的地名

请为我-保存一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