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或者不来,我都是我

终其一生,我寻找的不过是自己

info info
银戒|一隅

世界虽大,我只求一隅

纸页上的女人

    那个女人的血液源于天国

    那个女人的体内藏着金色石头

    那个女人的容颜无法窥探

    那个女人无数次气息衰弱,

    又无数次在透明的手掌中重生

     

    那个女人躺在白色的床上

    耀眼的光晕下:乳房 肚子,

    所有的肌肤上,一寸一寸的

    刀撕开的血缝。金黄的刀,

    为了那金黄的刀上的金黄

     

    那个女人也被安排在红灯闪烁的大街

    乳房 肚子,所有的肌肤

    提供一场又一场–也许是爱情。

    天亮之时,那些爱情迫不及待的

    拎着套出的情话去周游世界

     

    那个女人还时常出现在画廊生锈的铁架上

    乳房 肚子,所有的肌肤

    供于无数色彩变幻的手进行描摹

    一个小时之后,那些得意洋洋的纸

    将在展厅中爆发出赞叹的光芒。

     

    对,那个女人的生活是被安排的

    她的存活必需依靠着什么。

    那个女人不再拥有容颜

    那个女人再次气息衰弱

    那个女人再也无法重生

来都来了,不留下些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