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景师:夏夜

灯光师:没有灯光

道具师,你和我

 

我曾在夏夜吻你,亲爱的

迅速 敏捷,像一只做偷盗者的燕子

没有酒精,也没有任何花样

我们甚至忘记应该凝视对方的脸

 

后来,就在那个吻中

风猛地将我从你的拥抱中拉去

我疯狂地叫喊,我疯狂地撕裂,没有声音

事物 包括我们,都被枷锁上了梦这个词

 

道具师:船、大海

我醒来的时候在海上漂泊

一只船和一片海,和今天一样

我是水手也是船客

 

此后,我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吻

每个吻都如同一个妖艳的诱惑

但没有 我的唇一直封缄,

因为我恐惧,

我恐惧那些真正具有实体的吻

 

布景师:谢幕

灯光师:谢幕

道具师:谢幕

谢幕,谢幕,谢幕……